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 | 手机版
????第569章 优雅别致

????现在风云冷冷的浮光掠影之间能够看见眼前人眼眸之中的踌躇。

????苏韵扶却是显得更加的疑惑。

????之前她在太子府里接收到这一封书信的时候,便是意识到来者身手不凡,然后细细的询问暗卫,她才知道原来是柳安安大费受伤的手笔。

????本来就只觉得好奇,根本不需要如此。

????可,现在细细的瞧去,她也觉得柳安安心中另有心事荡漾。

????可是这些东西和她也没有什么关系了。

????现在她走她的阳光道,我走我的独木桥,而且两人站在利益对立面。

????苏韵扶语气不禁严肃起来:

????“之前的事情的确是我的不对,是我的疏忽大意导致了元宝的受伤,我心怀歉意,所以今日的事情我自然是会帮助你的。”

????柳安安却在心里听着多少不是个滋味,怎么这话语中施舍的意味这么强烈。

????更不用说,司徒明心怀鬼胎的把他们两人设计的个通透。而她,现在是太子府的人。

????现在,苏韵扶仍就执迷不悟的过去的话,岂不是太过愚笨了。

????柳安安有些轻松的说道:

????“我当时没有想到你还会在太子府里,为太子效力, 之前的事情难道你都忘记了吗?”

????她突然的怀疑是不是司徒明给她下了迷魂药,不然的话,她为何如此死心塌地的跟随。

????现在局面很不明朗。

????苏韵扶眼眸深邃:

????“苏婷婷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,我还要多感谢你一番,如果不是你的话,我还不知道这一封消息,但是如果你想让我想办法和你一起对付贺霞的话,不太可能。”

????她的温柔微笑带着坚决的意味。

????柳安安能够读懂她的建议,但是细细的玩弄着自己手里的茶杯,青花瓷里荡漾着菊花花瓣。

????然后细细的茉莉花随着热水飘荡着。

????苏韵扶望着她这样一副淡雅的模样,心中的不甘却莫名的涌动的起来。

????她本来也能够这般的,岁月静好的,可是忘记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她就不得不背负自己的宿命。

????但是宿命这个词并不会让人开心,只是意味着她更多的要承担不属于她的责任。

????柳安安回复的很明白:

????“如果是这样的话,事情也很简单,你不愿意低头,我们之间也没有商量的余地了。”

????也没有想到事情会被说的如此的明朗,可这的确又是事实,只能够看见她费力的点了点头。

????柳元宝的事情,是她有着更多的愧疚。

????柳安安却无所谓去,但转念一想之前她脑海里浮现的老者的声音,已经许久没有和自己联络过,况且这件事情就和那一块宝石以息息相关。

????心思百转千回。

????苏韵扶却在这个时候出声:

????“无论如何,以后我们再见面就是敌人了。苏婷婷的事情我也会帮你处理好的,但是贺霞的事情我不方便插手,也没有必要。”

????细细想来也明白。

????贺霞和她的斗争关系到了两家。

????司徒明巴不得在这里看他们两人的笑话。

????只不过是因为现在局势还没有发生变化,所以维持着平静如湖面一般都不起波澜。

????但是其中的暗流涌动,所有人都明了。

????月光泠泠的洒落了下来,映衬着她的背影格外的凄凉。

????清风朗月本来应该是公子的代名词。

????苏韵扶却又和她很是相配。

????她走了。

????柳安安却并没有显得失落,对于她还有着几分可觉得信赖的感情,相信她,也能够顺利的完成她所承诺的话语。

????司徒暗从暗处里走了出来:

????“安安……”

????柳安安回头翩翩,示意不用在此多做纠结。

????本就知道这一次的谈判恐怕就是这个结果。

????她倒显得不以为意。

????司徒暗轻轻的出声说道:

????“夫人是决定明天一定要去?”

????柳安安微笑着点了点头,可又被那一双宽识有力的手直接都拉走了。

????她最后回头,凝视这一双漂亮的眼眸,说的话也很有道理:

????“既然,明天夫人一定要去茶会的话,自然是要好好的打扮一番,艳压群芳。”

????柳安安噗嗤一笑,她倒是没有想到司徒暗会这么懂得女人的心思。

????不过说来也是。

????足够经验,能够有着雍容华贵的行头的话,贺霞恐怕会觉得后悔。

????挑选衣服都比他们两人想象中的要进行的快。

????柳安安轻车熟路的便是来到自己最喜欢的衣服行当。

????可,这俗气她不能再俗气的,两人挑选的同一件衣服的情节,却不幸的被她遇到。

????但这一件华丽的长裙宫装也有足够令人心驰神往的资本。

????这工装看起来和现代的旗袍有些相似,只不过开叉的地方显得更加的小巧别致,旁边还有层层叠叠的花纹罗列在一起。

????诱惑中又不失优雅的韵味,而且袖子很收身。

????史诗韵刚一看到这一件衣服就爱上了,她也不管宫装究竟合不合适自己的身材。

????柳安安也对这一件衣服显然不如意,现在的时候,她就对旗袍心驰神往。

????而这件衣服和旗袍相比更加的端庄性感的滋味,欲说还休,简直让人欲罢不能。

????史诗韵本来还是想争夺一番的,可是没有想到,看上同一件衣服的人居然是柳安安。

????顿时间。脸色变得有些微妙。

????心中的不甘燃烧的更加的旺盛,可是明白,按理来说她也不应该抢的。

????主动脆让才是最好的选择,可她就是咽不下这一口气。

????史诗韵故意扬起了一抹微笑:

????“许久不见了。”

????柳安安无所谓的,耸了耸肩膀,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在这里和她多做寒暄。

????不管究竟有没有许久未见,或者说多久没有见面了。

????史诗韵也许不过是一个功于心计的小人而已。

????她没有时间和她斤斤计较。

????司徒暗显得自然而然:

????“既然夫人喜欢的话,不如就这一套衣裳?”

????他也觉得这一套衣裳很衬的她的气质。

????史诗韵只能够忙不迭的将自己喜爱的眼神带到别的地方,其实心中万般不服气,也只能够故意的夸奖道:

????“这衣服真的很衬安安姐姐呢,优雅别致,真的很好看。”

????她拼了命想办法让自己说出这些话来,不会咬牙切齿。